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重庆綦江区做第三代试管婴儿多少钱_重庆綦江区试管婴儿费用_365助孕

为追情郎擅自造试管婴儿 香港富姐机关算尽一场

时间:2019-06-07 19:2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13年前,一名香港富姐因患有不孕症到深圳接受治疗,却对医院有名的生殖技术专家医生产生了感情,两人通过人工体外受精先后代孕和胚胎移植生了两个孩子,但随后富姐把事情闹大

  13年前,一名香港富姐因患有不孕症到深圳接受治疗,却对医院有名的生殖技术专家医生产生了感情,两人通过人工体外受精先后代孕和胚胎移植生了两个孩子,但随后富姐把事情闹大了,两人闹翻。这名医生也被妻子起诉重婚,最后“净身出户”。时隔7年,富姐利用剩下的胚胎,擅自代孕生育了一个儿子之后,起诉到法院,想通过法院判决男方抚养孩子,再与他重修旧好。

  近日,这起国内首例单方制造“试管婴儿”产生的抚养权纠纷案件有了终审结果,广州法院采纳了律师观点,判决“在没有取得生父知情同意的情况下,依法不能认定遗传学生父是孩子法律上的父亲”。

  2010年9月,北京盈科(广州)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、律师彭胜锋接受了一宗索要1800万元的巨额抚养费纠纷委托代理,委托代理的赵某曾是国内人类辅助生殖技术(即试管婴儿)方面一名非常权威的专家,起诉赵某的,则是自称香港富姐的李某,是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之一。

  据了解,李某和赵某相识于2000年,当时赵某在深圳某知名医院做生殖中心主任。李某因患有不孕症,从香港到深圳这家医院接受医学检查。据李某的说法,她和赵某交往了一段时间,还同居过。

  此后,两人通过人工体外受精的方式,用赵某的精子和李某的卵子做了一二十个胚胎,李某在2000年通过找人代孕,生育了女儿李一(化名),又在2003年通过胚胎移植,李某自行怀胎生育了女儿李二(化名)。但赵某有家室,对两人关系并不认可。

  两人第一次打官司是在2003年至2004年间,李某起诉到深圳的法院,要求赵某抚养两个非婚生子女。经过一审二审,法院判决认定两人有同居关系,非婚生子女由李某抚养。打官司期间,赵某的妻子又在深圳起诉丈夫重婚。

  此事发生后,赵某与李某的关系闹得更僵了。由于对赵某产生了很深的感情,李某执著地要穷尽一切手段把他追到手。赵某不仅丢了工作,在和妻子离婚后自己“净身出户”。

  彭律师说,这个事情改变了赵某的人生轨迹,目前赵某没有工作,从国内首屈一指的遗传学方面的专家,到被吊销执业医生资格,辗转各地隐姓埋名、身无分文,日子并不好过。

  自从2003年在深圳打官司后,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。但2010年,李某还是通过互联网上的博客,找到了赵某的信息。其后,李某不断给赵某的母亲写信,抒发自己对赵某的深厚情谊。由于赵某依然避而不见,李某还曾通过网络寻人的方式找这个所谓的“负心汉”。

  2010年,李某得知赵某所在,于是到天河区法院起诉索要三个孩子1800万抚养费,但不久她便又撤诉了。事后,李某重新起诉改变了策略,这次她要求由男方来抚养孩子。李某在诉状中称,她在2008年通过代孕的方式,生了第三个孩子儿子李三(化名)。李某提出,赵某就是孩子的父亲,要求赵某履行抚养义务。而赵某表示,他与李某自从2003年后,再也没有见过面,此后也没有用精子和卵子制作过胚胎,对李三出生完全不知情。

  “小孩是谁决定请人代孕生的?赵某对李三的出生并不知情,算得上父子关系吗?要不要承担抚养责任?”彭胜锋随即提出了三个疑点。然而,关于“试管婴儿”、“代孕”以及单方擅自用胚胎生育的法律后果,我国现行法律还是空白。

  “这里有个误区,有的人会认为,赵某如果在此前配对做过一二十个胚胎,就说明有生这些小孩的意愿,就要承担小孩的抚养责任。”彭律师指出,这个观点是不成立的。

  “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实践情况,一个人不孕不育在移植胚胎时,考虑其生理属性有可能怀不上孩子,因此会多做几个胚胎,且至少移植3~5个胚胎,如果有两个或以上成功了,根据目前医学规定还要减胎,每次只能生一个。”彭律师指出,如此推理,就算赵某做了这些胚胎,并不是一定要把这个小孩生出来,只是想让对方完成生育的愿望。

  彭律师还指出,李某在诉状上说,她2008年找代孕生了儿子,但一直在2010年之前经过很多方法找不到赵某,最后是通过网上博客才发现赵某的信息。她给赵某母亲的信提到,“手中还有十几个胚胎”。“如果李三是通过胚胎复苏、代孕出生的话,那么李三即是李某一手制造出来的。”

  然而,法律的空白确实是一个棘手的问题。“当时我们琢磨如何让法官信服,想到了用类比的方法。”彭律师指出,卫生部在2001年开始就有了关于捐精的规定,除了一整套流程和规范,还规定“捐赠精子、卵子、胚胎者对出生的后代既没有任何权利,也不承担任何义务。”

  彭律师解释,当事人捐了精子后,尽管与小孩有生物学、遗传学上的血缘父子关系,但从法律上来说,是为了完成别人的愿望,当事人并没有这个愿望,所以不存在法律上的父子关系,也就没有抚养和被抚养的关系。

  彭律师认为本案的情形与捐精的实际情况类似,“自愿捐赠的都不是父子关系,强迫或者违背意愿的,就更不应当是父子关系。”最终,彭律师的代理意见得到了法官的认可。

  2012年12月,广州中院二审时指出,“即使能证明赵某是李三的遗传学父亲,但双方自2003年因解除同居关系纠纷引致诉讼后,关系恶劣,李三的出生无法自然体现为赵某的意愿和自主选择,在没有取得赵某知情同意的情况下,依法不能认定赵某是李三法律上的父亲。”

  同时,主审法官还创新司法,“本院需要指出,根据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,我国禁止代孕生育,不管是由女方还是男方具体操办出生,雇请孕母代孕生育,均是违法的,也是违反伦理原则的,本院在此指出其错误之处,提出批评。”

  当今社会上有不少不想结婚的大龄女青年,个性独立,但也有尝试为人母的冲动。彭胜锋说,曾经有个独身主义的女子来咨询,“她说自己年纪不小了,想要一个孩子,准备去做试管婴儿,在网上找一个帅哥,让他提供精子做试管婴儿,问我有没有渠道,大家定一个君子协定,以后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  彭胜锋指出,这种私下的“捐精”行为是违法的,而且不排除是否反悔,或因诚信问题、生活变故问题、忽然身患重疾等,女方没有抚养孩子的能力了,要找回孩子的父亲。那么男方也不需要承担抚养责任吗?

  彭胜锋说,私下的捐精行为和真正的“捐精”不是一回事。卫生部有规定,捐精是要履行相应的程序和限定条件的,而且接受捐赠的对象必须是符合计划生育条件,“捐精”要通过精子库走法定程序,通过法定的医疗场所进行。否则就是非法交易,不利于保护孩子的合法权益,也不利于社会监管,因此不能免除男方的抚养义务。

  13年前,一名香港富姐因患有不孕症到深圳接受治疗,却对医院有名的生殖技术专家医生产生了感情,两人通过人工体外受精先后代孕和胚胎移植生了两个孩子,但随后富姐把事情闹大了,两人闹翻。这名医生也被妻子起诉重婚,最后“净身出户”。时隔7年,富姐利用剩下的胚胎,擅自代孕生育了一个儿子之后,起诉到法院,想通过法院判决男方抚养孩子,再与他重修旧好。近日,这起国内首例单方制造“试管婴儿”产生的抚养权纠纷案......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